上周末,TikTok发声明表示将起诉美国政府禁止该网站在美国运营并限期出售的行政命令。今天,他们已经跟进了法律流程,并在一篇博客文章中详细介绍了他们对禁令的申诉情况。TikTok称已经采取了 "非常措施"来保护美国用户数据,包括将这些数据存储在美国或新加坡的数据库中,并在TikTok和其他字节跳动(TikTok的母公司)资产之间建立屏障。

声明还指出,TikTok的CEO、全球首席安全官及其主要法律顾问都是美国人,常驻美国,不受中国法律约束。TikTok向法院发起的主要申诉理由在于该行政命令没有遵循正当程序,不符合该命令所依据的《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IEEPA)的条款。

通过禁止TikTok而不事先通知或没有提供听证的机会(无论是事前还是事后),该行政命令违反了第五修正案的正当程序保护。

申诉理由节选如下:

"该命令是越权的,因为它不是基于真正的国家紧急状态,并授权禁止没有被发现构成'异常和特殊威胁'的活动。"

"......8月6日行政命令中指示的行动没有得到一年前在13873号行政命令中宣布的紧急状态的支持。

"之前的那项行政命令旨在解决美国国家安全的断言,即某些电信公司有能力滥用对'信息和通信技术和服务'的访问,而这些技术和服务'存储和传播大量敏感信息,促进数字经济,并支持关键基础设施和重要的应急服务,以实施恶意的网络支持行动,包括针对美国及其人民的经济和工业间谍活动'。

"TikTok公司不是电信供应商,它不提供2019年行政命令所设想的技术和服务类型。具体来说,TikTok公司不提供'促进数字经济'的硬件骨干,TikTok公司也没有提供'关键基础设施和重要应急服务'的作用。"

以下为TikTok声明全文:

今天,我们向联邦法院提出申诉,挑战美国政府为禁止TikTok在美国运营所做出的一些决定。作为一家公司,我们一直专注于透明度,所以我们想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们要采取这一行动。

在过去的几年里,各种背景的人都加入到了TikTok社区。今天,1亿美国人转向TikTok寻求娱乐、灵感和联系;无数的创作者依靠我们的平台来表达他们的创造力,接触广泛的受众,并创造收入;我们在全美的1500多名员工每天倾心打造这个平台,我们还计划在加州、德克萨斯州、纽约州、田纳西州、佛罗里达州、密歇根州、伊利诺伊州和华盛顿州增加1万个工作岗位;许多国家领先品牌在TikTok上与消费者建立联系,比在其他地方更真实、更直接。

简而言之,我们有一个欣欣向荣的社区,我们感谢他们,也对他们负责。

美国政府在2020年8月6日发布的行政命令,有可能在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种极端行动合理的情况下,在没有任何正当程序的情况下,剥夺该社区的权利。我们强烈反对政府当局认为TikTok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立场,我们以前也表达过这些反对意见。

而现在,是我们行动的时候了。我们对起诉政府并不掉以轻心,但我们别无选择,必须采取行动保障我们的权利,保障我们的社区和员工的权利。

我们在投诉中清楚地表明,政府忽略了我们为解决问题所作的广泛努力,即使我们不同意某些说法,我们也充份并真诚地处理了这些事项。

美国政府忽视了TikTok为了表明我们对服务美国市场的承诺所做的巨大努力,例如:

“负责TikTok的主要人员,包括CEO、全球首席安全官和总法律顾问,都是身处美国的美国人,因此不受中国法律的约束。美国内容审核同样由美国团队领导,独立于中国运营,如上所述,TikTok应用程序将美国用户数据存储在位于美国和新加坡的服务器上。”

此外,正如我们在起诉书中指出,行政命令不仅无视正当程序,还授权对尚未被认定为“不寻常和非同寻常的威胁”的活动进行封杀:

“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就禁止TikTok,特朗普的行政命令违反了第五修正案的正当程序保护。该命令是越权的,因为它并未遵循《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IEEPA)。”

在起诉书中,我们还指出,8月6日的行政命令是对IEEPA的滥用:

“TikTok不是电信提供商,也不提供2019年行政命令中设想的技术和服务类型。具体而言,TikTok不提供‘促进数字经济’的硬件主干,TikTok在提供‘关键基础设施和关键紧急服务’方面没发挥任何作用。”

在起诉书中,我们还详细介绍了近一年来,我们真诚地向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提供所要求的大量信息的努力,以及我们提出采取的许多措施,以履行我们对透明度和合作的承诺:

“2019年,CFIUS联系了字节跳动,考虑是否审查其对中国视频分享平台Musical.ly的收购,尽管Musical.ly的总部设在中国,在美国的资产非常有限。这次审查非同寻常,因为字节跳动早在两年前(2017年)就收购了Musical.ly,Musical.ly之前是中国人拥有的,总部设在中国,到2019年CFIUS要调查时,字节跳动基本上已经放弃了Musical.ly的美国资产。”

“在此期间,以及在CFIUS审查过程中,字节跳动提供了大量的文件和信息来回答CFIUS的问题。在其他证据中,字节跳动向CFIUS提交了详细的文件,展示了TikTok的安全措施,以帮助确保美国用户数据在存储和传输过程中受到保护,并且不能被美国以外的未经授权的人访问,包括任何政府。”

“CFIUS从未说明,TikTok的安全措施不足以解决国家安全担忧的任何原因,并在最初的法定审查期结束之前很久,就有效地终止了与原告(TikTok)的正式沟通。尽管美国政府未能发现任何安全风险,但为了解决美国政府可能存在的任何可以想象到的担忧,并确保美国用户继续使用,原告采取了非同寻常的举措,提出重组他们的美国业务……”

“尽管有这些反复的努力和具体建议,来缓解任何国家安全担忧,但CFIUS的记录反映出,该机构一再拒绝与字节跳动及其法律顾问接触。”

最后,尽管做出了所有这些努力,但在没有适当沟通的情况下,CFIUS几乎没有考虑TikTok提出的缓解建议,并在最终期限的前五分钟内匆忙做出了决定:

“2020年7月30日晚上11:55分,也就是CFIUS法定审查期的最后一天,该委员会发表了一份声明,声称‘CFIUS已经确定了这笔交易带来的国家安全风险,但没有说明能够解决这些风险的缓解措施。”

“CFIUS的这份声明主要基于过时的新闻报道,没有参考我们提供的、能够证明TikTok用户数据安全性的大量文件,而且在许多其他方面也存在缺陷。”

同样,在根据IEEPA发布的行政命令(8月6日发布)中,政府没有遵循正当程序,本着诚意行事,既没有提供TikTok是实际威胁的证据,也没有为其惩罚性行动提供正当理由。我们相信,政府当局的决定是严重政治化的,业界专家亦有同感。正如起诉书所解释的那样:

“这项行政命令并不是出于真正的国家安全考虑。独立的国家安全和信息安全专家批评了这一行政命令的政治性,并对其宣称的国家安全目标是否真实表示怀疑……”

“总统的支付要求(政府要从Tiktok交易中分得一杯羹)与任何可以想象到的国家安全问题无关,凸显了被告(政府)未能向原告提供法律要求的正当程序。”

明确地说,我们更喜欢建设性的对话,而不是诉讼。但是,由于行政命令威胁要禁止我们在美国的业务,这将让我们在美国创造1万个就业机会的计划付之东流,并不可挽回地伤害了数百万使用这款应用寻求娱乐、联系和合法生计的美国人。对此,我们根本别无选择。

我们将继续我们长期从事的工作,以赢得整个美国社会的信任。例如,我们的“透明度和问责中心”(Transparency and Accountability Center)就是这些正在进行的努力的核心。我们的法律挑战,是要确保这些工作可以进行,而不会受到无理禁令的威胁,该禁令犹如乌云笼罩在我们社区的欢乐和创意之上。

分享到: